LEARN MORE
中信银行对池子事件行“私刑”折射出法律维护
发布日期:2020-05-10 访问量:

7日凌晨,中信银行官方微博发布道歉信,称:员工未严格按规定办理,提供了王越池(艺名“池子”)收款记录。对此,向王先生郑重道歉!并已按制度规定对相关员工予以处分,并对支行行长予以撤职。

脱口秀演员王越池(@池子池子大池子)5月6日发布微博称,中信银行上海虹口支行未获本人授权,便将其个人账户流水提供给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属于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违法行为,并通过律师发函要求中信银行、笑果文化赔偿损失、并公开道歉。

每天,我们都被侵犯着隐私。比如:接到地产中介的电话、贷款的电话、保险推销的电话……

最近,我的车险要到期了。从两个月前,就陆续接到来自太平洋、平安等多家大型保险公司的电话,他们说你们的信息在我们资料库里,只要一天不出险,各家保险公司都会不断打电话。为了不被骚扰,请尽快续保!

对于侵犯隐私触犯法律的这根神经,很多类似保险从业人员等在内的营销人员,并没有这个意识。当然,从法律角度来讲,他们并不是隐私的泄露者,而是使用者。

可是,比法盲更加可怕的是,很多人明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在法律与道德的边界游荡,却肆而无恐。

“法不责众”是很多人的心态。言下之意,大家都这么干,如果要抓,也不是只抓我。或者,看能抓多少?

从法律角度说,隐私是一种与公共利益、群体利益无关,当事人不愿他人知道或他人不便知道的个人信息,(只能公开于有保密义务的人)当事人不愿他人干涉或他人不便干涉的个人私事,以及当事人不愿他人侵入或他人不便侵入的个人领域。

3、非法跟踪他人,监视他人住所,安装窃听设备,私拍他人私生活镜头,窥探他人室内情况。

9、泄露公民的个人材料或公诸于众或扩大公开范围。 10、收集公民不愿向社会公开的纯属个人的情况。

如今,随着后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我们的生活、轨迹与互联网息息相关,那么隐私与网络有关的信息包括:

1、个人登录的身份、健康状况。网络用户在申请上网开户、个人主页、免费邮箱以及申请服务商提供的其他服务(购物、医疗、交友等)时,服务商往往要求用户登录姓名、年龄、住址、居民身份证编号、工作单位等身份和健康状况,服务商有义务和责任保守个人秘密,未经授权不得泄露。

2、个人的信用和财产状况,包括信用卡、电子消费卡、上网卡、上网帐号和密码、交易帐号和密码等。个人在上网、网上消费、交易时,登录和使用的各种信用卡、帐号均属个人隐私,不得泄露。

3、邮箱电址,邮箱地址同样是个人隐私,用户大多数不愿将之公开。掌握、搜集用户的邮箱并将之公开或提供给他人,致使用户收到大量的广告邮件、垃圾邮件或遭受攻击而不能正常使用,使用户受到干扰,显然也侵犯了用户的隐私权。

4、网络活动踪迹。个人在网上的活动踪迹,如IP地址、浏览踪迹、活动内容,均属个人的隐私。

也就是说,上述说的信息、行为,都是不容他人随意侵犯的隐私。(当然,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也有一些专业人士提出来,个人隐私只是相对隐私,在安全前提下可以被公众使用,这是目前业内的一些争议。)

我对中国的法律,一直以来不甚有好印象。看似逻辑缜密,却忽略了最基本的原则——使用不便。

第三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

第三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第四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通信进行检查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第一百零一条 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

140.以书面、口头等形式宣扬他人的隐私,或者捏造事实公然丑化他人人格,以及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他人名誉,造成一定影响的,应当认定为侵害公民名誉权的行为。

以书面、口头等形式诋毁、诽谤法人名誉,给法人造成损害的,应当认定为侵害法人名誉权的行为。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 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二百四十五条 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二百四十六条 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第二百五十二条 隐匿、毁弃或者非法开拆他人信件,侵犯公民通信自由权利,情节严重的,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二百五十三条 邮政工作人员私自开拆或者隐匿、毁弃邮件、电报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 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单位犯前两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如果,池子这事走法律程序,现在恐怕连案子都还没立。池子与笑果的案子打完,这事还没完呢?

法律流程这套规范走下来,时间永远是人们耗不起的资本。这也为很多犯法者提供了漏洞——去告吧,拖死你!

2018年,Facebook与剑桥分析公司合作,在脸书创建了一个应用预测用户性格喜好的APP用来测试,可是剑桥分析公司不仅收集了用户的测试结果,还在未经允许地情况下顺道收集了5000万用户在Facebook上的个人信息。通过计算机对每个用户的兴趣爱好、性格和行为特点进行精确分析,预测他们的政治倾向。然后定向向用户推送新闻,借助Facebook的广告投放系统,影响用户的投票行为。

某黑客于2016年11月攻击了Uber的云服务器,并下载了16个大文件,其中包括全球3500万用户、及370万名司机的个人信息, 然而Uber却隐瞒了此次泄密事件,并且按照黑客的要求,支付10万美元当作“漏洞赏金“。

2016年9月,雅虎公司宣布,黑客2013年8月盗走其至少5亿用户的账户信息。当年12月,雅虎又表示,被盗账户数量约10亿个。到了2017年10月,雅虎公司最终证实,其所有30亿个用户账号应该都受到了黑客攻击的影响,已经向更多用户发送提示,请其更改登录密码以及相关登录信息。

2018年8月份,网曝华住酒店集团旗下酒店用户信息在“暗网”售卖,售卖者称数据已在8月14日脱库。身份证号、手机号,一应俱全,共涉及5亿条公民信息。此次泄露的全部数据信息被卖家打包以8比特币出售(当时约合人民币38万元)。卖家还称,以上数据信息的截止时间为2018年8月14日。

除了这些大型的互联网信息泄露事件,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近年来的隐私泄露事件更是屡出不穷。

2018年4月,湖北荆州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涉及公民信息泄漏案件进行了终审判决,该案以顺丰员工为信息泄露主体,快递代理商、文化公司、无业游民、诈骗犯罪分子等多方参与的黑产链条。此案查获涉嫌被泄漏的公民个人信息千万余条,涉及交易金额达200余万元,同时查获涉及全国20多个省市的非法买卖公民个人信息网络群。

平台本身对用户信息并不重视,没有保护用户隐私的这一意识。用户的信息在这些平台管理层眼里,只是盈利的工具。如今爆出的只有顺丰,那么别的平台呢?是否真的干净?

2016年,许昌县公安局交警五中队干协警李某,用调任指导员刘某遗忘的数字证书,将公安部人口管理系统中的户籍信息,出售给严某等人,还通过交通管理系统出售车辆信息,获利7388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

2015年4月至2016年11月,在上海市XX中心履职的周某将公民个人信息(包括房产的位置、抵押情况、抵押人姓名及联系方式等信息)出售。共计出售了公民个人信息6400余条。

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将在履行职责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财产信息非法提供给他人,数量达到500条以上,其行为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并属于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从重处罚。

2016年8月17日,邢某向西安鼎立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出售一百余万条小区业主信息,获利近3万元。其行为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又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五千元;涉案赃款一万一千元依法予以没收。

2013年7月至2014年7月,合肥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庐阳大队从事协警李某等5人,通过帮助他人消分赚取报酬48685元。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分别判处不同的刑罚。

2014年12月21日至2015年1月6日期间,成都农商银行彭州市支行工作人员魏某,违反国家有关规定,违规登陆查询公民个人征信信息共计4560条,并将非法获取的上述信息以20元/条的价格卖给他人,共计获利70906元。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