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化工企业的刑事法律风险
发布日期:2020-06-20 访问量:

日前,依据澎湃新闻报道,江苏省小规模化工企业进入整顿期。今年5月下旬,江苏省部署开展违法违规“小化工”百日专项整治行动。截至6月7日,南京共排查企业、小作坊14.3万余家,发现违法违规“小化工”35家。“其中,行政及刑事立案6起,刑事拘留4人,责令停产9家,拆除非法化工生产装置3家”。

事实上,习总书记多次在国内外重要场合反复强调要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自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将污染防治列为“三大攻坚战之一”时起,环境保护问题俨然已经成为中国融入世界发展潮流,建设美丽中国道路上的一个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在此背景下,各地环境执法力度也持续加大,入罪处罚比例持续攀升。根据2019年3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检察机关2018年全年起诉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犯罪42195人,同比上升21%;而同样根据2020年3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2019年全年依旧秉持对污染环境、走私洋垃圾、非法采矿等犯罪从严惩处的原则态度,起诉50800人,同比上升20.4%。办理生态环境领域公益诉讼案件69236件,同比上升16.7%。

通过威科先行法律数据库数据汇总,2017年至今,污染环境罪频发的省份主要为河北、山东、浙江和江苏。大多数被告人因为污染土壤、水体而被刑事处罚,因造成大气污染被定罪的案件极少。污染环境罪量刑相对较轻,判决缓刑的比例比较高。需要关注的是,2017年至今,有160例刑事判决对相关被告人适用 “从业禁止”,禁止其在一定期限内从事与排污、危险废物处置等有关的活动或职业,其中江苏法院134例,占比83.8%。该罪名重点是对危险废物排放、处置环节进行打击。

2018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了《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依法推动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标志着我国将生态文明建设摆在了治国理政的突出位置。透过《决议》内容可以看出,司法机关在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中将会突出以下两项重点:

(一)“完善生态环境保护法律法规制度体系,建立健全覆盖水、气、声、渣、光等各种环境污染要素的法律规范”

目前环境刑法的罪名设置,依然停留在小环境的概念上,但我国《环境保护法》所包括的环境要素有大气、水、海洋、土地、矿藏、森林、草原、湿地、野生生物、自然遗迹、人文遗迹、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城市和乡村等。依据《决议》内容,对保护体系的完善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保护范围的扩张,是对我国环境刑法规制范围的一项大的填充梳理,例如针对水、空气、草地、湿地等环境要素进行细化或设置罪名。概言之,罪名的细分与增设实际上也就意味着相关从业者触犯环境保护禁令可能性的极大提高。

(二)“完善生态环境保护领域民事、行政公益诉讼制度,依法严惩重罚生态环境违法犯罪行为”

正如前述统计数据,污染环境案件中罚金刑的适用比例依然处于高位,但在接下来“严惩”的原则指导下,罚金数额的确定显然是下一步调整重点。自2014年12月起,我国环境保护部出台《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实施按日连续处罚办法》,我国行政处罚中增添按日连续处罚的规定。而不论是行政罚款亦或是刑事罚金目的均在于对行为人的惩戒以及对环境的修复,因而,若罚金刑的限额仅仅止于此按日处罚,则显然没有判处必要。因此,作为打击犯罪最后一道防线的刑法制裁手段,罚金的威慑与惩罚作用显然需要突出区分。简言之,罚金金额的确定将远远大于按日连续金额,行政罚款加上巨额罚金,对于从业者显然将是不小的负担。

2019年,公益诉讼职能正式被列为检察机关“四大职能”之一,而污染环境案件既是作为公益诉讼主要阵地,此举则显然意味着对相关从业者民事责任有效承担的重视与要求,相关案件中单一刑事处罚的局面将被打破。2016年,江苏泰州一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法院最终判决6家倾倒废酸的被告企业赔偿环境修复费用1.6亿余元,这一判赔金额曾被媒体称为“天价赔偿”。而在检察机关民事公益诉讼职能不断强化的当下,环境污染案件的办理显然不再会只局限于刑事判决的处理,而在民事赔偿的判决处理显然将成为日后处罚措施的重点环节,如此天价赔偿或将成为常态。

依据上述最高检数据统计可以看出,“从业禁止”的适用较为广泛。所谓禁止令制度,是指对判处管制、宣告缓刑的犯罪人员,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其管制执行期间、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例如,利用从事特定生产经营活动实施犯罪的,禁止从事相关生产经营活动。同时,现行行政法规中也明确规定了“责令停产整顿、责令停产停业关闭以及对于许可性质证件的吊销”等资格性的处罚措施。应当说,一旦发生污染环境违法事件,除相应当事人人身自由等方面的违法处置外,相当时期内从业资格的剥夺与限制对显然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与威慑。

事实上,上述措施都仅仅是在一定时间内限制相关从业资格,处罚结束后“东山再起”也并非虚妄,但在环境保护执法愈加严格、惩处力度不断加大的当下,已然有相关省市进行长期性资格限制剥夺的措施试点。例如,贵州省自2014年7月份就开始对环境违法企业进行信用惩戒,在全省建立生态文明信用档案。换言之,从终身信用档案开始,相当于变相剥夺相关人员的终身从业资格、限缩营业权利等,这无疑是对环境违法企业管理层面的一个沉重的打击,不得不提前防范避免。

综上所述,依据相关《决议》精神及内容,民事巨额赔偿和从业资格限制将成为司法实践的新趋势。环境案件的处罚不再局限于一时之效,对化工从业者来说,无论是眼前的个人经济利益甚至是后续的企业生存发展,或都将是不小的威慑与打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