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英国赤裸裸地又对香港发出威胁,拿“司法独立
发布日期:2020-08-01 访问量:

香港国安法实施以来,英国政客不断就此说三道四,干涉中国内政,7月17日,担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的英国最高法院院长韦彦德(Robert Reed)又拿“司法独立”说事,声称英国最高法院是否将继续派出法官担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视香港能否维持司法独立及法治而决定。

综合英国路透社及部分港媒报道,在一份所谓的“英国法官在香港终审法院中的作用”的声明中,韦彦德声称香港国安法中包含了“令人关切”的条款,其影响将取决于在实践中如何应用。韦彦德没有具体说明是哪些条款。

韦彦德还表示,英国最高法院支持香港终院法官捍卫司法独立及法治,会与英国政府因应香港局势发展,持续评估两者在香港的位置;英国最高法院所派两名法官在香港终院担任法官的协议会否继续,须视乎香港能否维持司法独立及法治。

韦彦德透露,另一名原在香港终院列席的英国最高法院法官何熙怡(Brenda Hale)退休后,自己现在为唯一一名列席于香港终院的英国最高法院法官,英国最高法院未有安排新一名法官接任,今年也没有英法官获派审理香港终院案件。

香港终审法院,是香港特区法庭制度内最高上诉法院。香港于1997年回归后,英国派出两名现任最高法院法官担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但同时,香港终审法院中还有不少前英联邦地区退休的外籍法官在承担法官工作。不过《基本法》规定,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应由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

事实上,韦彦德所谓的“司法独立”受影响的担忧,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沈春耀早已于7月1日做出过明确解释。

沈春耀称,关于审理有关危害国家安全案件的法官,在这次法律中有一个规定,也是一个制度规则。行政长官从裁判官,区域法院的法官,高等法院原讼法庭的法官,上诉法庭的法官以及终审法院的法官中指定一些法官负责审理有关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案件,在第44条有这样的规定。这对法院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没有影响,是不同层面的问题。

本月6日,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接受采访时也强调,该法充分体现了中央全面管治权和香港特区高度自治权的统一,不改变香港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不改变香港高度自治和特区法律制度,不影响特区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

针对英国最高法院院长威胁停派英国法官一事,香港特区政府司法机构发言人今日(18日)回应,目前特区终审法院仅剩一名现任英国法官,并强调司法机构的独立性和法治乃是香港社会的基石,受到《基本法》保障。

据路透社,英国最高法院院长罗伯特·里德(Robert Reed,韦彦德)当地时间17日发声明威胁称,如果香港国安法影响到特区法院“独立性”,英国将停止向香港特区派遣现任法官。

对于香港国安法不影响特区独立司法及终审权的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与中国驻英大使馆早已做出明确解释。而实际上香港特区终审法院中唯一一位英国现任法官就是里德。

根据一份香港回归前达成的协议,英国上议院会向香港终审法院提供在职法官(Law Lords,2009年后改为英国最高法院法官)人选,经香港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推荐、特首同意及立法会批准后,兼任

而自1997年以来,英国共派过两位在职上议院法官,分别是2017年通过的时任英国最高法院法官罗伯特·里德,与2018年通过的时任英国最高法院院长布伦达·黑尔(何熙怡)。

里德曾在苏格兰担任民事诉讼律师,2012年起在英国最高法院担任法官,2018年6月出任副院长。今年1月11日,他接替退休的黑尔成为英国最高法院院长。港媒众新闻报道,黑尔原定年初来港,但因为新冠疫情未能成行。两人今年都暂时不会前往香港。

香港终审法院聆讯来自香港高等法院的民事及刑事上诉案件,对香港司法管辖权范围内的诉讼有最终审判权,并基于《基本法》可聘用如英国、澳大利亚等普通法地区的非常任法官。

这些兼职的非常任法官不得参与终审法院对上诉许可的裁定,但可以参加上诉聆讯,期间终审法院将由首席法官(现为香港籍)、3名常任法官(现为2名香港籍、1名英国籍)与1名非常任法官(包括香港籍与外籍)共5人组成审理法庭。

对于里德的声明,香港司法机构发言人18日回应媒体询问表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已在7月2日的声明中指出,根据《基本法》, 来自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的法官获任命出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他们对香港贡献良多。现时,终审法院共有14名来自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辖区的非常任法官,其中9名来自英国、4名来自澳大利亚,以及1名来自加拿大。

发言人指,随着何熙怡女男爵(黑尔)早前于今年退休,韦彦德勋爵(里德)是现时唯一一名同时是英国现任法官的非常任法官。何熙怡女男爵(黑尔)仍然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

就香港国安法的执行问题,港区人大代表、律师陈曼琪16日接受采访时也指出,行政长官在指定审理国安案件前需要咨询香港国安委,相信在人选考虑过程中,会考虑到外籍或双重国籍的法官问题,而行政长官则有最终的把关权力。香港司法体系一向重视法官不应出现利益冲突的情况,如果法官拥有双重国籍,或曾宣誓向其他国家效忠,出于回避利益冲突的原则并不适合审理国安案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