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朱伟:贵州醇着眼于白酒行业整合,有能力实现
发布日期:2020-03-07 访问量:

在辞去洋河股份副总裁、出任贵州醇酒业董事长的一个多月里,朱伟频繁对外发声,让不少酒业人士都注意到了他的“一连串动作”。

2月14日,朱伟在个人公号上发布了一封致白酒行业的公开信。信中上海律师咨询,他谈到了理想、创业和年轻时的自己,也谈到了贵州醇的发展规划——从零起步,用十年左右时间,打造一个两千亿市值的酒业集团。

这番雄心伟志也引来不同声音,有业内人士认为在一线白酒品牌强者愈强的格局下,贵州醇应以扭亏为首要目的。对此,朱伟2月27日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基于股东实力、自身优势及当前白酒发展阶段,贵州醇实现弯道超车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而贵州醇是着眼于白酒行业整合这样一个战略目标做的定位,并非是战术层面的财务投资,“完全没有短期转让的任何可能。”?

2月14日,朱伟在个人公号上发布了一封致白酒行业的公开信,在信中谈到了做产品主义者、做人才联盟、做经销商同盟、做开放式的酒业平台等想法,更谈到了贵州醇的第一个十年发展规划——实现2000亿市值。

具体而言,贵州醇要在第三年、第五年、第十年分别完成40亿元、80亿元、300亿元的销售目标;前三年每年一次增资扩股,为快速发展提供财务支持,A轮融资将于2020年下半年实施;第三年筹备上市,争取五年内完成;用一年时间初步完成内部人才培养和储备,完成外部经销商和销售网络体系建设;第二年起,每年收购至少一家省级龙头企业,在该省逐步做深、做透、做成第一;用十年左右时间,打造包括“贵州醇”在内的2-3个全国性品牌,打造10个左右省级名酒品牌;市值五年目标为800亿元左右,十年目标为2000亿元以上;在第一个十年目标完成后,贵州醇还将更大规模地参与行业整合,形成类似于世界最大烈酒集团帝亚吉欧的中国酒业集团。

上述言论一出,便引来不少关注。有酒水行业研究者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贵州醇首先要考虑的是扭亏为盈。也有声音认为,在中小酒企生存艰难且遭遇突发疫情的当今,贵州醇要实现复兴并不容易。

资料显示,创办于1950年的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前身为兴义县酒厂。1984年,贵州醇成功推出35°产品,是白酒行业首创的度数最低的浓香型白酒,一经推出便走俏广交会,还因酿酒工艺上的重大突破而荣获部优产品称号。在1993年公布的全国250家产值利税最佳企业中,贵州醇排名第11位,在全国饮料制造业位列第二,位居贵州省同行业第一位。

然而在后来的市场激烈竞争中,贵州醇一度陷入经营困境。2012年,维维集团收购贵州醇,仅2017年就先后委派唐士军、李风云、肖进春出任贵州醇董事长,却终究未能挽回颓势。2012年-2018年,贵州醇分别亏损1296.5万元、8822.39万元、5681.85万元、4920万元、4907万元、5151万元、2142万元。这也意味着被维维集团收购的7年间,贵州醇累计亏损3.16亿元,并错过了白酒行业发展的黄金期。

2019年7月17日,江苏综艺集团收购了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81%的股权。资料显示,江苏综艺集团董事长昝圣达尤其擅长综合金融投资,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应属洋河股份和精华制药。

在昝圣达操刀下,贵州醇能否成为第二个洋河?按照综艺集团提供给新京报记者的资料,昝圣达在考察完贵州醇后,看中的是其储备的大量老酒。2019年11月,贵州醇在贵州省黔西南州举办了一场品鉴活动,并首次对外公布“真年份”战略。而具有市场实操经验的朱伟,很可能是昝圣达为贵州醇翻盘量身打造的第二件“武器”。

出生于1977年的朱伟被业内称为“年轻的行业老兵”。2000年大学毕业后,他由江苏省委组织部录用并下派至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工作,历任洋河股份人力资源部部长,苏酒集团贸易股份有限公司市场部部长、市场总监、副总经理,洋河股份战略研究总监、洋河股份副总裁,苏酒集团贸易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2012年,白酒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各名酒企业业绩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业内认为,朱伟在当时提出的深度分销、直控终端等模式具有一定远见性,在今天已成为大部分酒企的首选营销模式。朱伟在产品力打造、渠道建设、品牌塑造、创新传播、组织建设等层面,都具有系统的逻辑架构和实操经验。

事实上,洋河近年来一直在围绕深度分销做文章,并取得了业绩的快速增长。2018年,洋河营收已从2015年的160.52亿元增长到241.6亿元,净利也从53.65亿元增长到81.15亿元。

就在“茅五洋”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国产白酒三大品牌时,朱伟却在2020年1月正式辞去洋河股份副总裁职务。1月25日,已经辞职一周的朱伟在个人公号上写下几段话:“20年的一段职业生涯已经画上句号。从今天开始,新的20年即将展开。”

2020年2月,朱伟出任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的消息在媒体上传开,而这一新身份正是他下一个20年的起点。

针对外界围绕贵州醇发展目标的质疑,2月27日,朱伟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贵州醇有抱负、有能力实现战略目标。”综艺集团入主贵州醇后,邀请业内专家共同对国内白酒行业及贵州醇实际进行了综合研判,最终确定并公布了自身发展战略。

朱伟:我们具有非常强大的股东结构,大股东江苏综艺集团既具有庞大的经营规模和社会资源富集能力,更是十几年前即大手笔介入白酒行业,并创下投资神话。其他股东中既有数千亿规模的世界500强企业,也有国内商界翘楚,还有强大的投资基金和资本集团,它们都将为贵州醇实现未来长远发展目标提供重要的支持与保障。

贵州醇也有自身的潜在优势需要发挥。通过多年积累形成的大量优质陈年老酒是企业当前最重要的竞争优势,可以直接转化为市场竞争力。贵州醇当前的优势在于“真年份”老酒,短板则在于营销,我们将“补短”并进一步拉长长板,为2000亿目标奠定基础。

与水、饮料、啤酒、日化、家电等其他行业相比,国内白酒行业当前仍处于品牌集中度相对较低的初级发展阶段,因此行业的品牌结构和企业结构远未固化。在此阶段,大部分行业所属企业仍然有弯道超车机会。特别是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给商业模式创新提供了非常肥沃丰富的土壤,像贵州醇这样阶段性落后的酒企实现弯道超车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新京报:在疫情叠加的情况下,有人认为未来白酒市场将进一步向一线品牌倾斜,行业洗牌加速。在此背景下,贵州醇如何突围?

朱伟:关键在实施四大创新。一是产品创新。打破行业惯例,颠覆行业规则,推出“真年份”系列老酒,实现产品层面的行业革命,为高端消费者奉上极致的、原汁原味的陈年老酒体验。

二是营销创新。白酒行业营销模式日趋同质化,市场竞争成为红海。对此,贵州醇将通过全新的简单高效的营销模式创新来另辟蓝海,实现营销效率的大幅提升。

三是人才模式创新。贵州醇将通过极富吸引力的薪酬机制,凝聚一批最为优秀的行业营销骨干,快速组建覆盖全国的营销组织架构,并使每一个市场都成为当地营销团队的创业平台。

四是合作模式创新。贵州醇将以开放、透明的企业文化,愿意与行业内外所有企业和机构创新式合作,充分嫁接各种社会资源,成为白酒行业的平台型企业。

朱伟:一个企业要实现超常规的发展,资本合作将会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为实现既定战略目标,贵州醇计划实行业务和资本双轮驱动模式,即在做好白酒产品经营的同时,把握好通过资本市场合作来更好地推动企业发展的另一增长极。

具体规划是在上市之前,每年实施一次增资扩股,通过融得资金,每年收购一家省级名酒企业,借以实现贵州醇酒业集团在每一个重点省份市场的深度开发和经营。

朱伟: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江苏综艺集团作出收购贵州醇股权的决策,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希望通过这次收购,实施产业扶贫。同时,我们希望通过这次收购看到的是未来10年-20年的白酒行业整合机遇,也是着眼于白酒行业整合这样一个战略目标做的企业定位,并非是战术层面的财务投资,所以完全没有短期转让的任何可能。

朱伟:短期主要体现在春节期间白酒市场所受的影响比较大。我们有一个数据是这样测算的:白酒市场每年的总容量大概在1万亿元左右,春节白酒消费一般占全年30%。假设疫情期间家庭内部消费仍能占40%,那么10000亿元×30%×(1-40%)=1800亿元,疫情影响春节消费大概在1500亿元-2000亿元之间。

关于疫情对白酒业的长期影响,目前还不是十分确定,关键取决于二三季度国家所采取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支持力度。

从这次疫情来看,可能也会影响已经形成的白酒消费文化。在将来较长一段时间内,民众对于聚会、聚众、公共场所可能都会有一种本能的回避,这种社会心理和文化不利于白酒消费,白酒消费场景也许会发生一定程度的变化。同时“宅居”习惯的养成,会导致消费品购买渠道选择发生变化,即线上购买占比预计会提升,其中当然也包括白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