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高冷院团、文化场馆试水短视频:它们如何官宣
发布日期:2020-03-11 访问量:

“罗曼·罗兰说过,艺术是发扬生命的;列夫·托尔斯泰也说过,艺术是感情的传递。作为一个记录美好生活的大众平台,抖音在疫情期间依然倡导感受美好、传播美好。”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采访时,抖音“DOU艺计划负责人”以这样的文艺词句回复发起“艺起前行”项目的初衷。

2019年8月以来,抖音先后与中央美术学院等权威机构联合发起“DOU艺计划”,旨在以短视频服务艺术普及和全民美育。与各地文艺界联合发起以艺术抗击疫情的抖音话题活动,正是“DOU艺计划”在疫情期间的子项目。目前,上海各大院团、文化馆都已在抖音开设账号,“艺起前行”点击量超过9.3亿次。

说起抖音,很多观众的印象还停留在热门综艺《明星大侦探》中洗脑式的植入广告。“以前我认为抖音平台是做纯娱乐的。”黄浦区文化馆馆长孔晓敏坦言黄浦区文化馆之前没在抖音建官方帐号的原因。

疫情发生以来,演出、文化场所关闭,不少文艺院团、文化场馆危中寻机,慢慢摸索试验线上短视频玩法。这批“抖音小白”在初碰抖音时,有过不少令人哭笑不得的尴尬经历。

“怎么我们的抖音只有13个粉丝?馆里的职工都不只13人。”松江文化馆官方抖音刚上线那几天,文化馆微信群里因为馆长陆春彪的一句话沸腾起来。大家立刻找原因,而后发现其实是馆账号关注了13人。误会解除,更加引起了文化馆对抖音号运营的重视。松江文化馆工作人员年龄偏大的多,年轻的周昱灿当仁不让承担起这一“重任”, “手机全天在线,工作随时待命。”

从粉丝、关注傻傻分不清,到成为圈内抖音达人只花了半个多月。截至3月5日,松江区文化馆的抖音视频点赞数、粉丝数都排在市区两级文化(群艺)馆首位。中山朗诵艺术沙龙、江南丝竹社结合朗诵、江南丝竹、合唱三种艺术形式制作的原创视频“中山为中国武汉发声”,获得上万点赞数,10余万浏览量。

抖音相关负责人介绍,艺术、知识内容,其实是抖音热门。截至2019年12月,抖音平台8大艺术门类,音乐、舞蹈、影视、建筑、书法、戏曲、雕塑、绘画内容短视频累计播放量超7184亿。相比图文和长视频,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让艺术作品更加具备动态感,在传播上也更具优势。与文字语言相比,更为简明、生动、直观地表达了意义、传递了氛围。“让音乐抖起来是抖音平台的特点,给作品配上动感的音乐,能迅速吸引用户注意力,让用户在律动中感受传统文化的乐趣。”

上海京剧院梅派大青衣、国家一级演员、上海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史依弘在抖音上传现代京剧唱段《杜鹃山》,其中一句“操胜券全凭着志坚心齐”唱得激昂有力。上海越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徐标新在抖音分享花式“云练功”,既展示了越剧演员“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的刻苦练功情景,又将积极健康的生活态度传递给更多人。

拿指挥棒的手,现在拿起了温控枪;唱歌的嗓子,如今在询问“你从哪里来”。市群艺馆创作部的裘思凡在洁白窗帘前的竹编椅上用优美的舞蹈向白衣天使致敬,引来线上围观;声乐指导宋频平的陕北民歌《圪梁梁》一亮嗓就让网友果断收藏。闵行区群艺馆将文艺干部平时的工作照和做志愿者在社区值守的照片进行对照制作成视频,让不少人感动。被网友称作“硬核医生”的张文宏团队制作改编歌曲《唯一的可能》,也上了抖音。

为了这次活动,抖音针对艺术类短视频创作者推出5分钟至15分钟视频权限。不过,不少艺术家在摸索后发现,太长的内容未必适合网络传播,还是要尽量缩短作品时长,这对创作提出了更高要求。

不少文艺场馆结合平台受众特点,探索出了自己的经验。静安区文化馆在抖音上“养”了一只“馆宠”——“文灵逗”,它爱文化、爱戏剧、爱爵士、爱咖啡、爱烘培、爱书法、爱非遗……这是美术干部宋如专门设计的符合抖音气质的静安文化馆形象,通过一条短视频介绍给大家。“我们希望在这样一个大氛围下,将文化馆的功能呈现出来,让更多人了解我们、了解文化馆。”

长宁区文化艺术中心曾在市民广场舞大赛时将大赛精彩视频以个人帐号形式上传至抖音分享,“这次,我们是一个主体单位,怎么寻找到‘抖音’style与‘官宣’style之间的平衡点,是一个课题。如何用有创意的方式直击受众心灵,又是一个难题。”馆长叶笑樱说。了解到馆里有不少猫粉,大家沉迷于各种猫的抖音无法自拔,他们制作了以猫为主角的“家有琴童”系列,模仿小朋友学琴的“艰难困苦”表达“坚持到底就是胜利”,上传后引起热烈反响。同是猫粉的“抖粉”表示,自家猫可以和这只猫弹琴PK。

徐汇区文化馆第一个视频“科学防疫,从我做起”rap舞在抖音获得上千点赞。徐汇区文化馆对于内容的挑选比较“挑剔”,有针对性地同步推出系列微课,有的老用户从微信一直“跟”到抖音。微课结束,还有很多用户留言,告诉老师自己对什么感兴趣,希望老师下节课能重点讲讲哪些内容,也让他们感受到了互动的乐趣。“虽然平台不一样了,但我们还是专注于打造徐汇区海派文化特色。”馆长戴菲菲表示。

舞蹈家黄豆豆在账号“舞者黄豆豆”中开启“文艺进万家,健康你我他”舞蹈公益课堂。有用户评论:“只要在家有网络,就可以和舞蹈家一起学习跳舞。”在艺术家的号召下,许多普通用户也参与到创作中。在抖音上自称“大王王”的王渊超上传了与女儿王琦乐合录的上海童谣《病毒我不怕》。“病毒病毒我不怕,因为我整天宅在家。”视频里,他自弹自唱,还拉上女儿一起表演。

“文化馆人必须思考,到底要为公众提供什么样的公共文化数字服务?我们要用抖音来做什么?”孔晓敏说。“抖音是现代化服务平台,公共文化场馆虽有自己的‘数字文化圈’‘文化云’,但也需要走出圈子,运用更多新媒体手段,让更多市民享受公共文化服务。”市群艺馆相关负责人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