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法治社会谁都不能任性
发布日期:2020-04-02 访问量:

3月12日,张军首次以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首席大检察官的身份,向全国人大代表做工作报告,并接受监督。

20页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中,张军金句频出。“让群众点外卖更放心”“将心比心对待群众信访”,字里行间让百姓感受到温暖;“法治社会谁都不能任性”“黑恶犯罪一个不放过”“法不能向不法让步”“违法者必须为恢复受损公益‘买单’”等语句振聋发聩,带着履行检察监督职能的鲜明色彩,彰显法律的公正与威严。

2018年3月1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新任检察长张军正式上任,正值检察职能调整的关键时期。

张军到任后,最高检出台多项重大举措,监狱巡回检察试点、首席大检察官列席最高法审判委员会会议、内设机构调整……

今年1月3日,国新办新年首场发布会以“最高检改革内设机构全面履行法律监督职能”为主题召开,这也是张军上任后首次举行新闻发布会。会上,他与记者轻松互动,允诺“知无不言”。这场发布会意义深远,一场“动筋骨触灵魂”的重塑性变革拉开帷幕。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清华大学法学院中国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周光权说:“我接触的法律界人士尤其是检察官都表示,这次检察机关内设机构变动,是检察机关恢复重建40年来规模最大、调整最多、影响最广的一次历史性变革。”

先从最高人民检察院改起。张军在工作报告中总结了改革内容:一是针对批捕、起诉职能关联性强的特点,分别行使职能会影响办案的质量和效率,故改为捕诉一体,同一案件批捕、起诉,由同一个办案组织、同一位检察官负责到底;二是针对“重刑轻民”的问题,分别设立民事、行政检察机构;三是专设公益诉讼检察机构,形成“四大检察”和10个检察厅的“十大护法”框架。

任职之初,张军花了3个多月与每个厅室人员座谈,听基层检察官的意见、听人大代表的意见,寻找深化检察改革的“良方”。

与此同时,进行系统内部巡视,整改“辣味”十足。张军两次在闭门会上点名道姓讲问题。“我在现场,张检点得非常严厉,我觉得有些人听了可能要背过气去。”最高检一位厅长说。

问题摸透,方子也就开出来了。面对全国人大代表,张军说:“满足新时代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必须首先解决检察机关自身跟不上的问题。”

最高检曾邀请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理事、天津市律师协会副会长才华座谈。他向张军坦陈:“现在有的检察院像二传手,只要侦查机关送过来的案子就批、就诉。从起诉意见书变成起诉书,传过来传过去,完全失去了检察监督作用。”

今天下午,参加黑龙江代表团审议时,张军坦言:“简单办案、机械司法依然存在。”张军对此的态度是:全案错了全案纠正,部分错了部分纠正,既不遮丑护短,也不“一风吹”。

去年,检察机在一系列刑事案件中充分履行监督职能,引人关注。特别是“昆山反杀案”,江苏检察机关提前介入,提出案件定性意见,支持公安机关撤案,并将其作为正当防卫典型案例公开发布;福州市检察机关认定赵宇见义勇为致不法侵害人重伤属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昭示“法不能向不法让步”。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员工柴闪闪感到很振奋:“见义勇为没有那么多思想包袱了。”

2月14日,春节后国新办第一场发布会上,主角又是最高检,这一次的主题是“中国生态环境检察工作”。检察官是公共利益的代表,公益诉讼检察成为新的发力点。对怠慢履行环境监管职责的政府,检察机关将依法提起公益诉讼。

2018年5月,张军去黑龙江调研,了解到当地清理小煤窑的效果一直不好,他提出:公益诉讼应当为黑龙江经济社会发展保驾护航。检察机关介入后,专项调查387家小煤矿关闭整治公益保护问题,发现违法违规和犯罪线索132件。这一案例写进最高检工作报告中。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本才说,去年,上海检察机关在长江环境保护中开展专项行动,在青草沙水库生态检察工作站、河长制办公室派驻检察官,办理了动物保护等典型案例。

2018年,检察机关办理了上万件公益诉讼案件。正如张军所言,违法者必须为恢复受损公益“买单”。

报告提到,重点办理影响中小学、农贸市场、网络外卖食品安全的公益诉讼,让群众点外卖更放心。去年,柴闪闪参加了检察院组织的公益诉讼检察调研活动,与十多位全国人大代表走进四川检察院,近距离观摩办案。这次调研,让他对公益诉讼有了更深了解:“要提前介入、提前发现问题,主动作为。”

有人说,在张军身上有着检察官的“铁腕”与“柔情”。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体现着法律的温情。

内设机构改革后,第九检察厅主要开展未成年人司法保护。首席大检察官的一号检察建议瞄准未成年人保护,全国25个省份的领导推动落实。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直接关注性侵女童案,这让我印象深刻。”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周口市东新区许湾乡李灵希望小学校长李灵说。小学教师齐某强奸、猥亵多名女童,6年4次审理,拒不认罪,仅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2018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召开审判委员会会议审议此案,张军列席会议并发表了意见。这是最高检检察长首次列席最高法审委会会议。这起案件在最高检抗诉后改判无期徒刑。

2018年9月1日,张军以法治副校长的身份首次在北京二中授课。首席大检察官担任中学法治副校长,这又是个“第一次”。张军提出,把法治课“搬”到学校,就是检察机关做好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一个好形式。

最高人民检察院带头后,四级检察院1796位检察长兼任中小学法治副校长。张本才说,他是上海中学的法治副校长。

“民事跟老百姓的联系更紧密一些,公益诉讼关系到一般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张本才告诉记者,检察院离老百姓越来越近了。

从北河沿大街147号开往最高检西区的送信车辆,由每周运送1次改为每天1次。从全国省级检察机关抽调的20名检察人员忙着拆信、回信。“将心比心对待群众信访,建立7日内程序回复、3个月内办理过程或结果答复制度”,这是张军对检察人员的要求。

“检察监督不是零和博弈,监督与被监督目标一致,都是践行以人民为中心,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张军语气坚定有力。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