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外地来的涉黑案辩护律师与律师监管
发布日期:2020-06-05 访问量:

几天前在朋友圈看到这样一则消息,大致意思是有些人提议政府应对异地执业的律师进行监管。看完之后,我就一直在想,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官老爷想出这些歪招来对付外地律师?是外地律师综合素质低吗?是外地律师法律水平不够吗?是外地律师屡屡违法冒犯当地司法机人员吗?都不是。我想,大概是由于外地律师在辩护过程中敢于发声、敢于仗义执言、敢于据理力争、敢于依法维护当事人各项诉讼权利及其他合法权益的行为冒犯了司法人员的缘故吧。

老实说,笔者本人对于类似提案或是议案,是不屑一顾的。因为这纯属扯淡、纯属吃饱饭撑的。根据律师法与律师事务所管理法的相关规定,对律师的监管,是司法机关的工作职责。 也就是说,一个律师,不管你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都得接受相关法律法规对你的监管,不是说外地就是律师的法外之地。但是,你这个监管也总得有个法律依据吧?什么东西都没有,粗枝大叶地提一个措辞模糊的提案,究竟意欲何为?不得而知。但是,非常有理由担心最终可能滑入“以监管之名行限制之实”的这么一个状态。

近两年以来,随着涉黑恶势力犯罪案件的大面积“爆发”,越来越多的外地律师尤其是一线城市的刑辩律师受聘为本地的涉黑恶案件的当事人担任辩护人已成常态化。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吗?是外地律师办法多吗?我看不完全是。那原因是什么呢?是本地刑辩律师的大部分刑辩业务大都集中于所居住的市县范围内,这种偏安于一隅的执业惯性使得多数刑辩律师在长期的执业过程中与当地的司法机关形成了一种在利益上的天然“同盟军”关系,尽管在庭前辩护与庭审辩护中,作为辩护人的当地刑辩律师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履行辩护职责,但是,对于某些敏感性案件特别是涉黑恶犯罪案件而言,当地刑辩律师往往不敢较真、不敢据理力争。在面对办案机关违法限制会见甚至是违法不许阅卷的情况下,这些刑辩律师大多不敢去相关部门去投诉、控告和申诉,大多选择了忍气吞声或者是息事宁人。如此一来,当事人的人权基本上得不到应有的保障,法律赋予律师的阅卷会见权遭到了严重的践踏和侵犯。

于是,身处外地的刑辩律师就成了当事人及其家属的潜在选项,尤其是一线城市的敢于为当事人利益全力以赴的刑辩律师更是优中之选。究其实质,无非是外地律师相较于本地律师而言顾虑较少,无需一天向有关机关请示汇报,敢于据理力争。另外,外地律师尤其是一线城市的刑辩律师相较于本地律师而言,由于他们一年四季在全国各地办案,案源充足,在一定程度上对于涉黑恶犯罪案件的实战经验要更加丰富一些。在收费标准大体持平又不期望律师搞勾兑的情况下,选择外地刑辩律师的性价比是否高于选择本地刑辩律师,我觉得优劣之势已定也。

足以引起我们反思的是,为什么在特殊时期提出这样的提案或议案?为什么本地律师在涉黑恶犯罪案件中不敢真辩、不敢据理力争?为什么有些司法机关的违法行为会屡禁不止?在后疫情时代,在扫黑除恶收官之年,所有被查处的涉黑恶犯罪组织及其人员的定罪量刑问题是否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