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民事诉讼中的两种非典型“驳回起诉”
发布日期:2020-06-21 访问量:

在民事诉讼法中,与驳回起诉制度相关的条文,有以下两个:一是第119条关于“起诉条件”的规定,二是第124条关于“不予受理情形”的规定。这两条规定,是从正反两个方面来规范和解决同一个问题,前者是正向规定起诉条件,后者是反向规定不予受理情形。

然而,这两条规定所涉及的范围并不完全一致。其中,第119条关于“起诉条件”的规定,从范围上来说,应当是对起诉条件或受理条件的全覆盖规定。而第124条“不予受理情形”所涉及的范围,仅及于第119条“起诉条件”第4项“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中的一部分,即“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部分。

法院适用以上两条规定,其中作出否定性裁判结果的,有两种情况:在立案阶段,为不予受理裁定;在实质审理阶段,为驳回起诉裁定。可见,驳回起诉裁定与不予受理裁定,在适用的实质要件上并无区别,区别仅在于适用的诉讼阶段的不同。

以上民事诉讼法第119条、第124条的规定,是法院适用驳回起诉制度的法律依据。除此之外,在司法实践中,由于诉讼和审判活动的丰富多彩和千变万化,还形成了两种非典型的“驳回起诉”情形。

对当事人主张的法律关系的性质与法院的判断不一致的,通常法院的做法是裁定驳回起诉。并且,对这一做法,在相关司法解释中有具体规定。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35条规定:“诉讼过程中,当事人主张的法律关系的性质或者民事行为的效力与人民法院根据案件事实作出的认定不一致的,不受本规定第三十四条规定的限制,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当事人可以变更诉讼请求。”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4条第1款规定:“当事人以签订买卖合同作为民间借贷合同的担保,借款到期后借款人不能还款,出借人请求履行买卖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审理,并向当事人释明变更诉讼请求。当事人拒绝变更的,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起诉。”

上述两条司法解释的规定,前者对法院行使释明权后,当事人拒绝变更诉讼请求的,法院应当如何处理的问题,未作明确规定;然而,后者针对特定类型案件,则明确规定了“对法院行使释明权后,当事人拒绝变更诉讼请求的,裁定驳回起诉”。

存在的问题:对以上司法解释中 “当事人主张的法律关系的性质”,是指“当事人之间基础的法律关系的性质”,还是指“当事人请求权基础的法律关系的性质”问题,有不同的理解。

比如,在合伙关系中,甲诉请乙返还合伙投入款,乙抗辩称甲合伙投入是事实,但需要经合伙清算才能确定是否有盈余分配或负债分担问题。对此,法院认为乙的抗辩理由成立,但在处理上有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应当判决驳回甲的诉讼请求;第二种意见认为,应当裁定驳回甲的起诉。这种分歧,就是源于对“当事人主张的法律关系的性质”的理解不同。其中,前者的理解认为,是指“当事人之间基础的法律关系的性质”;后者的理解认为,是指“当事人请求权基础的法律关系的性质”。

经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采用这两种观点的判法,均大量存在。笔者认为,这里的“当事人主张的法律关系的性质”,应当是指“当事人请求权基础的法律关系的性质”,而不是指“当事人之间基础的法律关系的性质”。

在民事诉讼法及相应司法解释的规定中,并不存在与“被告适格”的提法及做法相适应的规范要求。然而,在司法实务中一直存在以“被告不适格”为由裁定驳回原告起诉的习惯做法,即在理论上存在“被告适格”说。其中,从最高法院作出的裁判,以及编写的《民诉法司法解释的法律理解与适用》可见,最高法院采用的是“被告适格”说。然而,在地方各级法院的裁判中,则大量出现放弃这种传统做法的判法,即在理论上存在“被告适格”否定说。

其中“被告适格”否定说认为,如果原告的请求权基础不存在,则应当从实体上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民事诉讼对于被告的要求,只存在被告是否明确的问题,不存在被告是否适格的问题。笔者倾向于认同“被告适格”否定说。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