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以司法体制改革推动审判执行工作提质增效
发布日期:2020-07-16 访问量:

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是山东首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法院。近年来,淄博中院在最高人民法院和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有力指导下,紧扣执法办案第一要务,坚持向改革要质效,积极探索构建与改革相适应的办案管理模式,推动审判执行态势持续平稳向好。

组建特色化审判执行团队,挖掘内部潜力。今年10月25日至27日,淄博中院破产审判团队集中利用周四、周五、周六3天时间,连续召开了淄博三林新型材料有限公司破产清算案件等7起案件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因为有些债权人在外地,为了节约债权人的时间,其中有三起案件我们采取了一并召开、分别表决的方式。”法官助理刘洋说,“现在我们团队集中精力于破产案件,又有精力来做破产研究,审判效率和专业性都有了进一步提高。今年我们团队共审结破产案件72件,同比增长277%。”

为了进一步发挥专业审判优势,淄博中院制定了《院长庭长法官审判辅助人员职责清单》,在全市两级法院组建了220个审判团队,实行清单式、可视化管理,法官办案积极性进一步激发。淄博中院成立的破产与金融审判团队,实行专案专办,总结探索破产审判经验,走出了有自身特色的专业化审判模式。

部分基层法院结合自身实际,打破机构壁垒,分类组建了法官工作室、立案调解特色团队、刑事速裁团队等,形成团队组建的多元模式。淄川区人民法院、临淄区人民法院按照“1名法官+1名法官助理+1名书记员”的模式,成立了以法官个人名字命名的法官工作室,实现简单民事案件快速化解,着力培养“全科”法官。全国优秀法官、临淄区法院法官申效国更能体会到其中的深刻意义:“对我来说,一揭牌明显感觉压力来得比较直接、比较沉重,但同时也是激励,现在无论审判效率还是案件结果反馈都不错,争取起到一个好的引领作用。”

推进辅助事务集约化管理,缓解办案压力。“法院信息化的生命在于融合创新,在于深度应用,更在于解决实际问题。”淄博中院院长王玮如是说。淄博中院也在不断用信息化推进审判管理工作向集约化发展,切实缓解审执压力。

为了缓解文书录入压力,淄博中院率先在全省法院建设了智能语音法庭,每月自动转写文字超过110万字、节约庭审时间超过25小时,庭审效率提高约20%。为保障语音识别系统的准确率和可操作性,技术人员尝试加入本地方言特色和语言习惯,以达到系统不断提升语言识别和文字转换的准确率。

“我现在是在章丘某企业的厂房现场,执行法官和法警们正在对该厂房进行强制清空……”今年5月17日,淄博两级法院参与了“决胜执行难”全媒体直播。为了解决执行过程中取证保存、规范执法等问题,淄博中院建立了执法记录管控系统。执行过程中,视频信息可以自动关联并存储到业务系统中,实现“录(录像)、传(传输)、联(关联案件)”一体化处理,提高调查取证效率。可以说,一部手机就可以解决执行人员的所有取证存储问题。另外,电子送达及语音留痕系统实现了公务外呼、业务送达一键操作,有效节省诉讼成本。

深化“分调裁”机制改革,凝聚办案合力。舒适简单的沙发座椅,明亮和谐的装修风格,“礼、信、让、和”等传统文化故事装点其间……记者走进淄川区法院寨里人民法庭“热心大妈”调解室,听特邀调解员刘伟讲述她的故事。

为发挥诉讼服务中心分层过滤、分流引导作用,各基层法院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对家事纠纷、相邻关系纠纷等适宜调解的案件,分流至仲裁调解或特邀调解;对法律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金钱给付纠纷,分流至法官工作室(速裁团队)快速办理。淄博中院不断深化二审民商事案件繁简分流,细化9种不开庭审理情形,进一步提高审判效率。

经过多年不断探索,淄博中院自主研发了“诉讼风险评估指数大数据平台”。通过该平台,群众可以根据自身情况量化评估风险等级,从而理性选择解纷方式。该平台在全市所有法院及法庭安装客户端,无论身处多么偏远的地区,百姓都可以在“家门口”自评诉讼风险。

构建扁平化人案配置模式,理顺协作分工。为了进一步提高办案效率,避免法官“忙闲不均”等问题,淄博两级法院建立了随机分案新机制,实行“削峰填谷、均衡分案”模式。今年1至10月,全市法院各月结收比最大相差不到15%,确保了收结案动态均衡。在总结改革经验基础上,实行法官助理“跟案不跟人”做法,随机轮候确定辅助案件及法官,充分调动其工作积极性。“助理参与的案件数量相对均衡,各法官的辅助力量也相对均衡,挑战就是每个法官的工作方式可能不太一样,需要我们助理增强适应性,多多磨合。”民事审判团队法官助理冯慧芳深有感触地说。

为进一步强化执行力量,淄博法院抽调资深法官、新进人员和司法警察充实执行一线,把一批有能力、有经验、有专业特长的精英骨干放到稀缺的岗位,集全市法院之力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

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打造案件“琢玉工程”。“合议庭经过短暂合议,认为此案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决定当庭宣判。被告人李某因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今年5月15日,沂源县人民法院对一起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案进行公开开庭审理并宣判。

坐在旁听席上的旁听人员,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迟迟没有离去。参与旁听的,除了李某的家属,还有30多名失信被执行人。

在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关键时期,淄博两级法院不断加强与公安、检察机关的协调配合,在拒执犯罪的案件管辖、立案标准、执行材料移交、强制措施选择等方面达成共识,实现了拒执犯罪在立案、侦查、批捕、公诉、审判各个环节的高效、有序衔接。同时,为了充分发挥刑事自诉打击拒执犯罪的特殊作用,在被执行人涉嫌拒执犯罪时,主动将提起拒执犯罪的自诉条件告知申请人,引导申请人提起刑事自诉。立案部门不断规范立案条件,明确拒执刑事自诉的立案审查范围和证据指引,对符合条件的坚决予以立案。今年以来,全市法院共移送拒执犯罪案件64件,公诉立案38件,自诉立案22件。

为了加强监督管理,淄博中院推动院庭长监督管理机制转型,实现“放权”不“放任”。对涉及案件的批办、转办及院领导接待来信来访,统一由审委办登记立案并纳入流程管理系统,院庭长作为承办人,办理、反馈、督办情况全程留痕。通过大数据管理和服务平台,该院加强对全市法院审判执行动态预测和研判,对全市法院案件质效、院庭长办案、长期未结等各种数据即时采集,第一时间进行反馈,倒逼审判质效提升。同时,该院还实行了院领导基层联系点“一对一”督导制度,落实定承办人、定责任人、定包案领导、定审理计划、定结案日期“五定责任制”,层层传导审判管理压力,让监督管理机制真正落地落实。

为了改变法院内部网络操作复杂、兼容性差、数据交互困难,影响工作效率和司法管理水平等问题,淄博中院对症下药,自主研发建设了“一体化服务平台”,实行流程节点实时、动态管控,做到“全覆盖、无缝隙”。该平台将涉及审判执行、行政办公、司法管理和服务、信息化应用等36个应用系统融合打通,实现常用功能“一网打尽”。在审判管理方面,该系统对全市、各部门及个人收结案、平均审限、服判息诉率、发改率等9项核心指标数据进行实时排名,指标越过“红线”,系统会自动向承办人、院庭长和审判管理人员发送预警短信。

“司法改革以后,怎么科学地制定考核依据、科学地设定审判质效指标,激发法院干警的工作积极性,是我们一直在探索改进的方向。为此,我们综合了多年考核评估经验,结合司改实际,广泛吸取了法院干警的意见,确立了以客观绩效数据衡量法官业绩的导向,取消了很多法官考评的主观评价因素。”谈到绩效考评,淄博中院政治部主任彭兆胜说,“现在的评估标准特别突出了结案数量、发改率、文书上网率、审限内结案率、服判息诉率等指标比重,把这些看得见、摸得着、实打实的指标纳入考评标准,使法官执法办案更具有方向性,也使干警工作更具有主动性。”

今年11月13日晚8点,淄博中院民事审判团队的办公室内,团队负责人赵绛国正在和另外两名法官商讨案件。谈到案件压力和绩效考核,法官陈燕萍说:“最近案子比较多,审判压力也比较大,加班加点都是很正常的。现在的考评有很大一部分来自日常考核,这些数据每个月都在内网上公示,大家都看得到。”现在淄博中院坚持日常考评与年终考评相结合的方式,院庭长、法官、审判辅助人员的工作业绩都是通过电脑自动提取、逐月通报的,并且纳入个人业绩档案动态管理,最大程度上降低主观人为因素,对于提高干警的积极性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为了避免司改以后管理人员工作责任心下降等问题,“团队负责人的考核突出了管理职责,我们的考核等次分为3部分,按照个人绩效、所在部门法官平均绩效和综合评价3项得分情况在全院范围内按比例确定。”政治部组织人事处负责人任永说。

为了提高辅助人员的工作积极性,淄博中院充分考量法官对辅助人员考核建议的因素,采取绩效和综合测评相结合的方式,由团队负责人、全体法官按比例评价打分。

淄博中院“一体化服务平台”把全市法院审执数据统一呈现,对各项数据进行公示并实时排名,对院庭长也“一视同仁”,实行院庭长办案情况月通报制度。淄博中院副院长王淑玲说:“这些数据干警们都可以看到,他们自己也有了压力。我分管民事审判团队,每个月底我都会按照我们的平台数据进行分析,包括自己的,也包括分管部门的,该表扬的表扬,该督促的督促。”

淄博中院还特别强化了绩效考评结果的运用,将其作为绩效奖金分配、遴选晋升、评优评先的重要依据。科学设置考核评估指标、合理优化考核路径和方法、建立激励约束长效机制,除此以外,淄博中院还建立了审执运行态势分析通报常态化机制,对核心指标长期落后的,由中院党组进行约谈;对触碰质效指标“红线”的,按照相关规定启动问责追惩机制。在这一系列举措的指引下,淄博市两级人民法院逐步实现了审判执行态势持续向好的成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