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如何看待蔚来遭美律师事务所集体诉讼?
发布日期:2021-01-11 访问量:

  【外媒:蔚来遭美律师事务所集体诉讼 因其发布严重误导性商业信息】今日,据外媒报道称全球投资者权利律师事务所Rosen律师事务所宣布,它正在代表蔚来公司(NIO)的投资者调查潜在的证券索赔,因为蔚来汽车可能向投资公众发布了严重误导性的商业信息。 ?

  不必惊慌也不要惊奇,证券集体诉讼是猫吃鱼的习惯性动作。律所的目的就是“挣钱”,Rosen的律师们就是在合法的耍流氓,这事之前他们没少干。这家Rosen律所先后参与了针对阿里、京东、拍拍贷、拼多多、聚美优品等数十家中国在美上市公司的集体诉讼,赚了不少钱。这些案件的最终结果,多以和解或尚不明确告终(不了了之),所以没必要担心蔚来。之前拼多多被诉之时, @Three诗睿 @FU Wang @投行小兵 @王瑞恩 等大V就用心解读过。

  首先,证券集体诉讼在美国资本市场普遍存在并且日益增多。由于可观的利益驱动,原告律师通常可以获得赔偿金额的一定比例作为律师费。

  中国在美上市公司遭遇美国律所调查早已司空见惯,其背后已经形成一条成熟的利益产业链,而产业链中负责‘冲锋陷阵’的就是那些做空机构和这个做空产业链中的受益者‘美国律师事务所’们。就集体诉讼而言,美国这些律所往往采取风险代理的模式,律师团队先垫付进行索赔和诉讼的全部费用,诉讼风险都由律所承担,利益受损的投资者则无须承担风险,也不用花钱,所以一旦立案大家基本都会蜂拥而上,组织上并不困难。如果有投资者因诉讼获得赔偿,美国法律制度允许集体诉讼按照索赔金额一定比例收取律师费,比例最高达50%,这也正是律师们的动力所在。而这家Rosen律所则先后参与了针对阿里、京东、拍拍贷、拼多多、聚美优品等众多中国在美上市公司的集体诉讼。Rosen Law Firm、Pomerantz LLP等律所非常擅长集体诉讼,证券集体诉讼准据法一般是1933美国证券法或1934证券交易法。(文末延伸阅读部分会详细介绍)

  其次,美股是有做空机制的。

  做空机制一直是存在于美国资本市场的合法交易。很多做空机构通过所谓的调查,来做空目标公司股票,为自己获取巨额商业利益,并非像其标榜的那样是保护投资人和消费者利益。一般而言,做空机构刻意在公司财报发布前后发布做空报告,之后马上就会有美国律师事务所“默契”地提出负责集体诉讼索赔。律所基本都会以被诉公司发表了严重失实或误导性的声明、或并未披露相关信息为由提起诉讼。美国将做空视作市场的自发规范行为,因此在监管中对做空者留下巨大的监管空白,《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以及金融危机之后的《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均没有涉及调查公司,也没有对空头之间的自营交易、关联交易做出限制。

  再次,在美国资本市场中,证券集体诉讼是较为普遍存在的商业诉讼模式。

  事实上,不仅是中国在美上市公司,美国本土上市公司同样时常面临被集体诉讼的风险。雅虎和Facebook都被他们起诉过。也就是对美国的做空机构和律所而言,这就是门生意,我狠起来连自己人都打。无论是做空机构还是其利益一体的律所,最能代表他们的动机的,或许就是美国最具代表性的做空机构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的话:“做空这件事情是有成本的,所以我必须赚钱。当然相比其他国家的股市监管制度,美国的集体诉讼制是美股的一项特殊法律安排,具有“一惩罚二保护”(最大限度惩罚违规违法的上市公司,最大限度保护投资者利益)的特点。衡量一个资本市场的健康程度,主要看投资者的损失能在多大程度上得到赔偿。美国的严刑峻法让上市公司巨额赔偿、高管们把牢底坐穿,倾家荡产,最关键的是,保护了投资者的利益。尴尬的是,过去几年,A股上市公司违规造假事件频频上演,而管理层对此的处罚力度却备受质疑。上市企业违规成本太低,违法收益高,散户只有默默被割韭菜的份儿,长期下去理性投资者就没有信心了……

  最后、请蔚来积极应对证券集体诉讼,最大限度地降低影响和损失。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对于蔚来等中国企业而言,在美国法律制度与资本市场环境下,集体诉讼发生的频率较高,很难完全避免。应充分了解美国集体诉讼的法律制度规则、诉讼程序,在遭到集体诉讼时应积极举证和应对诉讼。根据具体情况,选择最佳的诉讼或者和解策略。蔚来等中国公司还应就涉及证券诉讼的任何突发情况提前制定危机管理预案,包括如何发布信息和进行内部财务核查。

  希望其他已经或有意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中国公司无论是在IPO阶段还是处在二级市场,都能高度重视信息披露问题。采取积极措施防范和化解信息披露风险,严格按照美国的相关监管要求,制定信息披露的基本制度和操作流程,并提高公司董监高对信息披露法律制度的重视,避免信息披露过程中的随意性和滞后性。加强和投资者、交易所、监管机构的充分信息沟通,确保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地披露信息,不给做空者机会,减少风险。中国企业应主动与美国公众沟通,增加公司透明度,塑造企业形象,取得美国投资者的信任。应定期与投资者进行交流,从而提升透明度,特别是与投资者就商业文化差异进行沟通,树立良好的社会责任和遵纪守法形象。

  延伸阅读

  A、中国为何没有集体诉讼?

  首先,集体诉讼是有的。虽然中国法律对这一块规定得很模糊很粗糙,但至少还是有的。

  《民事诉讼法》第54条:“诉讼标的是同一种类、当事人一方人数众多在起诉时人数尚未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发出公告,说明案件情况和诉讼请求,通知权利人在一定期间向人民法院登记。”

  在《劳动合同法》实施以后,出现了多起劳动争议集体维权案件,如张家口某发电厂75名集体工要求与全民工同工同酬待遇案件;湖南省某电力公司集体工要求与全民工同工同酬案件等。

  其次,律师没有积极介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第一,中国法律是不支持天价赔偿的,导致绝大多数侵权类案件律师介入无利可图。而有利可图的案件,比如涉及房地产、环境保护、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就有很多律师介入了。前著名律师秦兵在房地产维权方面就是名利双收了,也顺带培养了一批房产维权律师。

  第二,稳定压倒一切。我国对这类群体性案件设置了比较多的限制,比如超过十人必须提前报备。甚至法院要分开开庭避免发生不和谐事件(法官也不想,可是领导不让啊),比如保护性的做出对被告有利的判决。这些目的只有一个:避免群体性事件。 这样做的弊端,就是降低了企业违法的成本,让企业违法造假毫无顾忌。

  第三,中国律师行业整体发展程度比较低。大多数律师仍处于刚解决温饱的状态,缺乏主动开拓新类型业务的能力和意愿,而已功成名就的业界大佬们已经不需要靠这种高风险的业务来获取收入了。比如因代理多起中小股东维权案,有“中国证券市场中小股东维权第一人”之称的严义明律师近年来就转移了阵地。受苦受累受威胁还不挣钱,谁干啊。

  B、在美上市公司集体诉讼风险的产生原因

  注册制对证券发行人信息披露的透明度和要求非常高。为此,美国建立了一整套配套的法律体系,以保护投资者利益。主要包括《1933年证券法》、《1934年证券交易法》以及对证券发行与交易行为进行监管的1939年《信托契约法》和1940年《投资公司法》,拥有专门针对证券诉讼的1995年《证券诉讼改革法》,并于2002年推出了著名的《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

  1934年《证券交易法》确立了美国证券市场的持续信息披露制度。2002年通过的《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对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提出了更高要求,除了将信息披露时间由“及时”提高到“实时”,还要求企业对内部控制报告及其评价和重大的表外交易等文件也进行披露。近年来,美国的证券监管体系还要求上市企业披露预测性信息(looking forward information):公司必须披露目前已经知晓的发展趋势(Trends)、事件(Events)和可以合理预见的将对公司未来产生重大影响的不确定因素(Uncertainties)。

  可见,美国证券法律体系对信息披露有着极为严格的规定,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不能有遗漏,不能有错误,不能有虚假称述”。同时,美国还建立了高效的司法救济体系。上市公司受制于证监会、审计师、律师事务所、对冲基金、媒体、投资人及其他团体的多方监管之下。一旦在信息披露方面有疏漏,上市公司就可能遭遇到来自各方面的监管、起诉或者做空。

  结语:希望借助科创板和注册制推出的东风,国内的立法和监管水平能早日真正做到保护投资者利益,让资本市场能健康稳定的向前发展,为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做出应有的贡献。

回到顶部